我的收藏|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环球旅游网 yooso.net>旅游资讯>旅游关注

干掉无聊周末,做48小时的时间设计师。

来源:环球旅游网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5日 字号:
  • 出发时间/2018-09-11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300RMB

 

心中若有桃花源,
何处不是水云间。
这是我本来想好的游记标题。
不过总觉得有点玄乎,
想来这个奔波忙碌的世界,
直接、清晰的表达来的更痛快,
于是这句话只能放在这里。
祥子说:5000字和80张照片,
写一篇短小精致的游记。
这和我的公众号一样的观点,
我说不写长文。
这一篇,就这个标准,
记录一个周末的48小时。

从 上海 出发,挑一处地方,
放下工作的忙碌疲惫,
放下都市的车水马龙和快节奏,
换一种方式,
享受一个不一样的周末时光。

我的标准 ——
小众,民宿,田园,质朴。
最终把目的地选在 丽水 。

“有这样一个地方,
一湾清澈的江水蜿蜒而过,
巨大的香 樟树 亭亭如盖,
这里躺着千年的古堰通济堰,
这里因“ 丽水 巴比松画派”而闻名,
松阴溪和瓯江在这里汇合蜿蜒,
汀洲沙渚,鱼翔浅底,
一幅 浙南 山水画卷自然天成——古堰画乡。

做48小时的设计师

先说说关于这篇游记的题目,
抛一个概念,把这个问题说透一些。
以前没觉得自己表达有问题。
直到遇到了一些人和事,
我才发现我人生面临一个重要问题——
辞不达意。

这篇游记,最重要的或者说其实我最想说的
并不在于介绍一个地方如何好玩儿,
更多的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概念——
48小时的概念。

48小时,是一个周末的时长,
意味着忙碌城市生活人,
最易于掌握的时间入口。
说白了,这48个小时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
每一个48小时如何度过,
每一年的52个48个小时如何去经营,
其实就意味着我们如何度一生。

以往逛商场,看电影,
赴一场饭局,约一顿小酒,
这些与周末划等号的生活体验,
已经在慢慢变得倦怠和无聊。
我们更需要寻求在有限的时间里,
更立体的收获感观碰撞,
引发内心感触,
获得人与人之间的高质量互动。

过去一年里你能记起的周末

这源于一位朋友叫雪霏,
有一天她在群里说,随机采访一下,
过往一年的周末,
你能马上不犹豫回忆起来的有多少个?
群里霎时间热闹起来。
小马驹说12个,凡是义诊的周末都记得。
san说,随机回答一下,0个。
六六发了两秒的语音,
但是打开却只能听到一些轻微的杂音,
好像是欲言又止。
羽南说,三四个,都是搞活动。
... ...

发现其实到了最后说0个的占了大多数,
我也在想着自己能回忆起来的周末,
重庆 , 苏州 , 合肥 , 南京 ,其实也是寥寥无几。
那么你呢?思考一下。
 

然后想起了在 日本 有个哥们,叫石田裕辅,
在95年的时候,骑行环游世界。
记得在他的一本书中写道: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坐在不足十平米的空间里,
看着书里九万五千里的绚丽。
又或是和我一样,
拥有一颗比九万五千里还聊广阔的心,
却坐在不足一平米的椅子上。

其实我是这样觉得的,
拥有半个月以上的假期,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在如今我们大部分人的工作生活状态中,
只能说可遇而不可求,很难做到。

所以对于很多上着班玩马蜂窝的小伙伴来说,
一些长途旅行,
除了羡慕嫉妒可能并不恨之外,
真正我们能抓住的是什么?

我最怀念某年,空气自由新鲜,
远山和炊烟,狗 和田 野,
我沉睡一天。

——韩寒

生活有无数种可能,
我反正不想每次只能过最单调的那一种,
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里,懂得忙里偷闲,
找寻到属于自己片刻的轻松和惬意,
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模样。
比如 ,周末的48小时怎么过?
这个是我们可以选择和掌握的。

忘掉王者农药、吃鸡、抖音
和排着长队的网红店,
过一个不刷朋友圈、不用开闹钟的周末,
甚至好好吃一顿饭。
或许现在阳光正好,未来可期。
一年52个周末的48小时,
其实每一个都是我们抽离日常,
与美好邂逅的时间片段,
每一个都蕴藏着旅行,
甚至生活,甚至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古堰画乡的48小时

那就打个样,分享一下我在这里的48小时。
从 上海 出发,
高铁的速度,让48小时变得选择更加多样。
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我们已经逃离到 丽水 。
出了火车站,我问橙子我们是打车还是坐公交。
橙子说必须公交车,
出站口正面对着的就是公交车站,方便得很。
上了车很舒服,坐在最后排的座位上,开着窗,
夕阳和晚风拂过,呼吸无比顺畅。

其实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这样的一个问题。
打出租车,无疑压缩时间,
可以让你更快的到达想去的地方。
如果距离不是很远,
选择步行则是最直接、最深入的开始接触。
而坐公交车,则是享受一种生活吧。
 

想起来朋友总说我拍的的城市,
感觉和它们生活的是两个地方。
我想这就是一个外乡人,
对于新地方的一种敏感吧。

大概做了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
到最后车上仅仅就剩下三四个人,
橙子开玩笑就说这三块钱的票太值了。
我想着这或许就是,
慢生活的最好理解和诠释。

这一个小时的路程,
不仅搞定了之前很纠结的住宿,
而且还拐来了此行另一个小伙伴关小美。
她要比我们晚到两个小时。
 


水淼山长大港头,千年过客空悠悠。
平川万里吴天阔,鸥鹭一行画满楼。

古堰画乡其实是两个村子,
堰头村和画乡村。
合在一起,才有了古堰画乡。

两个村落虽然只隔着瓯江,
但风格迥异,画乡村是我们到达的第一站。
公交车的站牌应该是大港头镇,
其实也可以选择坐其他车次到达堰头。

一路沿着指示牌的小路没走多远便到了江边,
远处是若隐若现的群山,
山不再高,有仙则名。
江水轻轻地拍打着鹅卵石铺成的堤岸,
一叶叶扁舟孤寂地泊在岸边。
那棵巨伞状撑开的古 樟树 ,
和那座斑驳的双荫亭,
勾勒出大港头这个名埠最为古旧风貌的画面,
从古渡口往西延伸着一条深入镇里的古街。
 


古街临水而建。
想是当年小镇最繁华的地方。
临街的杂货小店依次排列,
依稀能感受到这里人流、物流涌动的繁荣缩影。

古街基本靠水的一面都是木结构小楼,
在那些伸出水面的阁楼上,
推开窗子就可欣赏美丽的瓯江。

小楼之间有众多的小埠头,
它们从古街沿楼脚伸入江边,
与古渡口一起架设了瓯江通往古街的 通道 。
据说每一个小埠头,
在旺季的时候,
都会有着一批批画家和摄影师,
进行着如痴如醉的创作。
 

我们选择的民宿在堰头,
需要在古渡口坐摆渡船到达江的另一边。
荡漾在青山绿水间,
心情不自觉地变得特别的兴奋,
两岸的芦苇随风摇曳,
十分钟便到了堰头村。
我在想,
这条水路也算是古堰和画乡之间的点睛之笔。

堰头村在风景区 内江 流的上头,
不同于画乡中心景区人声鼎沸,
此处更加僻静。

古堰画乡风景的核心在于一条瓯江,
上头一处通济堰,有1500多年历史,
自千年前起,就蓄水疏道,
助下游百姓幸免于涝灾之中。
如今千年,
依旧是碧波如玉,清澈自在,
一丝都没有受时代变换而影响。
 

山外 | 画里 | 月下

在古堰画乡,体验一家民宿。

和橙子在公交车上,
就在不停的看着这里的一家家民宿,
当看到一家叫「驻·85」的民宿图片时,
橙子一下子就被整面的落地窗和窗前的榻榻米吸引了。
然后抓紧打电话联系,
店长告诉我们这间叫月下的房间,
今天已经被订出去了。
明天可以住,然后我们就说那就等一下去看看。

到了古堰村,走了一段路,
便找到了这家民宿,在古堰村的最里面。
走在村子里,或许是我们到达的比较晚,
又选择了一个并不是旺季的时刻,
石板路上一个游客都没有。
我打趣的跟橙子说,
我提前打了个电话,叫景区清场,
有明星过来拍旅行纪录片。

叩开了老榆木的大门,
立刻被周遭的布置感染到,
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味道。
 


这里怎么形容呢?
有一种突破时光的力量,
民宿就静立于通济堰之畔,
与对岸紧紧挨着水而生的树与 璧山 ,
温柔相望。

一楼是一个咖啡吧,向水一整面的落地窗,
不动声色地将瓯江的景色和这里融为一体,
它的气场就像它的水面一样平静,
舒服地撩拨,
让你无端生出更多源泉般的思绪,
在水纹里荡开。

有些景色只有眼睛能确认。
里面是轻工业风的装饰,但还是 平和 的,
像一位做皮具的斯文先生,
手上、皮围裙上沾上些粗粝的痕迹。
一杯茶或咖啡,塞两嘴蛋糕,
能在这里打发许多以前舍不得打发的时间。

一栋楼,仅仅有4个房间 ——
「云上」、「月下」、「画里」、「山外」。
 


橙子欢喜得很,
就说就这里吧。
橙子选择了「画里」,
我说你既然在画里,
那我叫山峰,自然就在「山外」吧,
山外青山楼外楼,
莫名的想起了那个叫小楼的哥们。

进屋子把东西放置好,
橙子便喊着我过去拍拍「画里」的景色。

「画里」让人眼前一亮的,
就是置于落地窗前的大浴缸。
很容易让人想到光着脚从白卵石地踩上去,
然后躺在浴缸里享受片刻的身心放松,
伸展双臂,重重地呼出浊气,
然后再神清气爽地穿着浴袍躺在躺椅上,
捧一杯热茶或咖啡,
看窗外云舒云卷、日升日落。
 

我住的这间「山外」,
不仅是名字默契的巧合,
两张两米的大床并合在一起,
更适合我伟岸的身材。

后来跟店长聊天,说起了房间的设计。
她说,以往闲适总被说成是
一个人体会的慢生活,
但是「山外」其实是想打造成更适合
家人、朋友们之间的房间。

其实并非是闲适只适合一个人,
而是比起动,
静的快乐更难以分享,
但闲适若能分享,
会获得一种心照不宣的幸福感,
和朋友、家人一起从喧躁的氛围中沉下来。
因此「山外」有两张大床,
朋友可以手足相抵地共眠。

「山外」房间更大一些,有一个小小的交心空间,
一张简单舒适的布艺沙发,
还有一个阳台,铺着木质的地板,
一张小茶几,仿佛凌空立于碧水之上。

站在阳台上
心底里的文艺莫名被打开了,
我在谈天你在笑,
水里 的鱼和对岸的树都听见了。
 

拍了几张照片,
店长敲门过来,问了我们鞋子的码数,
说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双千层底的布鞋,
而且还给我们送过来
一盘刚摘的橘子和苹果。

店长特意吩咐给我准备的洗漱袋里,
加上一套剃须用品,
估计是看到了我一脸络腮胡子的缘故吧。

因为刚才在村落里经过的时候,
看到很多店家都打烊了,
就问店长附近有没有可以吃饭的地方,
店长给我们介绍了一下,
说也可以到附近的一家土菜馆点好菜,
饭店可以把饭菜送到民宿一楼的咖啡厅吃。

我就在想,
民宿和酒店相比模式化的服务,
带给我感受更多的家人一般的关爱,
四时变幻,冷暖悉顾。

宜谦卑

在房间的床头,
摆着一个单向历。
还记得我的第一本单向历,
是玩嗡嗡的好友艾文送给我的。
很喜欢单向历的设计。

虽然没有市面上纷繁日历书的全能,
它更像一本典型的传统日历,
供你在每日一撕的同时做到“日有所思”,
还记得第一次打开它的时候,有个简单的介绍:
“既不劝慰、也懒得说教;
有时通达、有时可爱。
一本有灵魂的日历,会给时光以生命。”

而每天被手动撕去一页,
在这个什么都追求方便的时代里,
充满了仪式感。

我们入住的第一天,其实只有一个夜晚。
单向历上写着:

「 宜谦卑 」
在一个人的思想,
还没强大到能完全把握自己时,
就需要在精神上依托
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人。

当时就拿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贩暖。
 

然后,夜幕降临。
我去不远的土菜馆点好了菜,
要了一箱啤酒,等着小美的到来。

还是想说一段和小美的故事。
和小美认识就是在马蜂窝,
早就知道我们是老乡,
所以也不认生,格外的亲切。
我们第一次见应该是在首都机场,
她来 北京 。
很巧,当时正好下午去开一个会,
回忆散的早就说好去接她。
然后晚上带着牛牛,
去参加了她和另外几个蜂首俱乐部一起的小伙伴的晚餐。
她说要去胡大吃麻小,
我和她说那地方太火,
要去吃的话,一定要提前排队,
没想到她不到五点就过去占位置,
当时心里琢磨,真是个好姑娘。
那天晚上要开车,又是一个人带牛牛,
所以没喝酒,看着他们喝的不亦乐乎,
也就给之后相见的酒局埋下了伏笔。

后来第二次见就是在 沈阳 ,
她和兔美酱的分享会。
东北 的冬天并没有那么冷,
为了喝一顿欠下的酒,从 北京 动车回老家。
晚上我找了一个地道的烤肉馆子,
著名的“闷倒驴”老雪便成为了主角,
那一晚我们说了很多话,唱了很多歌,
喝了很多酒。

再次相见本来应该提早,
都是因为我最近这半年变故有点多,
答应了的旅行,
不得不到最后不了了之。
于是一直延续到这次相聚。
 


几个当地的河鲜小菜和一盘花生米,
我们从餐厅一直喝回到房间。
围坐在房间的角落,
橙子喝茶,我喝酒。
小美是边喝茶边喝酒。
后来两个女生聊开了,
那一晚作为一个完美的旁听者,
我领教了女生的共有的特异功能 ——
直觉。
她们彼此诉说着感情,分享着一些过往的事。

后来不自觉地,小美在剥着橘子皮,
像 陕西 人掰馍一样,
把一大块橘子皮掰成一块块碎片,
仿佛她指尖的暖色转为冰凉。
借着几分酒,说到动情处,
小美的眼睛里带着点点光芒。

听着两个姑娘的讲述,
我又想起了单向历上面的话。
其实,即使内心再强大的一个人,
也是需要心灵有所依托的,
人是一种群居动物,
它的社交属性是无法改变的,
这也是原始情感产生的根源。

这样的夜晚,找几个知心的朋友,
喝点酒,说些平时想说又不能说的苦楚,
这正是对自己、对生命、对时间最好的珍重。
或许只有此时此刻孤独的清醒,
可以让我清楚地想起一些往事,
也许并不堪回首也随风而去。

其实,喝酒是结束一天最好的方式。
 

夜晚,会让你想起什么呢?
我试过一个人坐在屋子里,
很久很久,一动不动,
看着阳光将窗子的影子拉的很长,
绚烂的颜色映在墙上,然后渐渐黯淡。
总觉得夜幕降下来,一切都会被放大,
仿佛身体随着光的消逝被吞噬,
连同皮囊里的灵魂一起。

人往往在闲的发慌的时候最矫情,也最脆弱,
在深渊挣扎的时候最坚强,最清醒,
或许深夜的情话永远别信,
多少人因为寂寞连自己都会骗,
告诉自己,
别在人前哭,也别在深夜做任何决定。
曼玉说了,在加一条,
别在喝醉酒的夜里发朋友圈,会后悔。

认真想了一下,喝酒的人是分两种的,
一种是真心爱喝酒的人,即使自己一个人,
即使并没有什么事也会喝上几杯。
一种是并不喜欢喝酒只是喜欢那种氛围的,
比如 我。
我觉得现在我得义正严辞地纠正一下,
其实大多数人也不一定都喜欢宿醉,
只是不想活的那么清醒罢了。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这当然是很理想的。
但我们凡人之间,
大部分是我有垃圾,你有桶吗?

好好吃一顿早饭


考虑到前一晚喝酒,
我们和管家约的早饭时间是九点半。
我起的还早,虽然下着小雨,
想着闲来无事便扛上相机,
好好融入古堰的每一寸泥土,看看这世外 桃源 。

可能是季节还没到,
瓯江并没有泛起她画册中的层层叠叠的雾,
但是站在岸边,飘来晨捕的渔舟,
吱呀吱呀的摇橹声由远及近,
船头带着满载而归的笑容满满的渔夫,
一切都很自然不做作,
让自己十分的惬意享受和放松。

古堰画乡,曾经有过日竞千帆的古代繁华,
如今千帆过后,洗尽铅华,从容而静谧,
山与水、人文与自然、历史与现实,
在这里交汇,
塑成了它的绝世而独立,淡妆不浓墨的怡情。
 

溜了一圈回到民宿,饿了。
有多久没有好好吃一顿早饭了呢?

记得看过这样一句话:
“生活的好,就意味着把食物放到它应有的位置上”。
我想我的解释就是:
好好吃,就是好好生活。
吃是生活里最重要的一件事。

上中学那会儿,学历史,总会有这样一种印象:
人类的每一次进步,都和吃息息相关,
每一次工业革命都在推动着吃不断变革。
但是当我们物质生活极大发展的今天,
我们却发现身在喧嚣的繁华都市中,
匆匆忙忙,所谓的吃饭,
渐渐成了只是为了解决饥饿,
而进行地进食活动。

想想家里的厨房又多久没好好用过,
有多久没有好好做一顿饭,
好好的喝杯酒,好好的不疾不徐的吃顿晚餐?
我知道,我们都很忙。
朝九晚五经常会变成朝五晚九,
开不完的会,加不完的班。
一天到晚忙不停,没时间好好吃饭。
是真的忙到没时间,
还是我们从头到尾的不在乎?

如果可以,
我希望我的生活可以放慢一点,
留点时间给自己,好好吃饭。
可能不是满汉全席,高档餐厅,
也没有温暖陪伴,但是开始好好吃饭,
就会感受到生活的美妙。
会发现许多从未留意过的小细节,
竟可以如此美好,
日子开始过的充实而有活力。

我想无论我们的脚步怎样匆忙,
总有一种味道,
以其独有的方式提醒我们,
认清明天的去向,
不忘昨日的来处。

这里的早餐无疑
是让你可以认真对待的。
一屉小笼包、一屉桂花糕、
一碗小面,一盘炒土鸡蛋,
一蛊白粥,几碟小菜 。

我是挺好葱油面这一口,
不油不腻、不会寡淡也不会重口,
一切都刚刚好,
据说选用的面料是 台湾 朋友代购而来,
口感好的一笔。
 

宜走神

11号,阴雨。
撕下昨天的那一页,单向历写着:

「 宜走神。」
在课堂上不管老师唠叨什么,
我都不会听,
我总是在笔记本上画着自己的理想国。

吃早餐的时候,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回到房间我就在三个人的临时群里,
发了条消息,
说下雨,我们上午索性在房间里吧。
看白鹭,看起伏的山雾,
看竹筏远去,看时间里的人。
安静到不像话,仿佛温柔儒雅,
把岁月化成一首歌,
留在一 方山 水里 。

嗯,三个人的群,
就叫山外画里和月下。

其实,要在48小时的时间里,
把一贯的节奏放慢,
就像旋转的陀螺有惯性一样,
是一个说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
就像我们拿起手机容易,
想要放下却没那么简单。

所以有些时候,
很多朋友在看到一些游记
或者朋友圈的照片和文字,
因此去奔赴某个民宿或旅行地,
却如隔雾般始终没能清晰,
感受到我所说的感觉。
 

之前,流行一句话:
旅行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
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
对个人而言,
重要的是短暂离开想离开的环境,
或者是前往想前往的风景,
说逃离言过其实,
但是美与舒适的享受,
能让一颗心重新立于尘土。

但是这种享受的节奏和感觉,
也是需要自我状态的调节,
在自己力量不足的时候,
一个好的氛围,
可以悄无声息起到很大作用。
所以选择一个更合适自己的民宿,
变得十分重要,
他可以从方方面面,
默默地帮助你进入放松的状态。
不仅是管家温暖 平和 的服务,
还是民宿整体自在的氛围。

我想这就是橙子内心的感悟吧,
从抬腿走进这间民宿起,
目之所及、肤之所感,
都像是细密的钩子,
从每一个毛孔里钩出的舒适感,
慢慢变慢、变平静、
变得灵感饱满。
 

午后,雨渐渐停了。
我便喊着一起去转转。
山不再高,水也不在深,
景致更是在我们心里的触觉。
小景依旧可以怡情。

我们顺着松阴溪旁的古街
一路走来看来,
古樟、古村落伴着潺潺溪流的声音,
不仅舒服,更蕴藏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
这里的清代古民居挑檐画栋,
显得古色古香,拐进一条小巷,
仿佛就是时光倒流回到从前。


橙子和小美说要去喝杯咖啡。
堰头村这边的商铺很少,
于是我让她俩先去坐船到画乡找找。

我一个人坐在通济堰旁的阁楼上,
全方位地看看这一脉的青山秀水,
时不时有一两只竹排从身边掠过,
蓝天白云倒影在一池的碧水中,
特别心旷神怡,
“横江三百丈,遥见石嶙峋。”

不自觉地发起呆。
想着自己已然从北方来到了 江南 。
这一次,真的离开了一个久居的地方,
并不会短暂。
从前我总是觉得,
人的心境是会随着环境变化的,
而现在,我慢慢明白,
无所谓环境,无所谓城市,
无所谓这里的风向气候,
它们统统只是情绪的载体。

每一个在这座城市里或过路或停留的人,
都付出了一些,都经历着一些,
然后在这里得到的温暖或冰凉的记忆,
算是交给这座城市的过路费,
充实了它的灵魂。
然后城市赋予了人有关于它们之间的故事,
就此产生了感情。

宜素颜

9月12日,宜素颜。
任它桃李争芬芳,不为繁华易素心。

素颜也和「月下」的佛系很搭。
终于,橙子和小美住进了
她们心心念之的「月下」。
花钱,月下。

「月下」巧妙地在窗前置了一处颇有氛围的榻榻米,
两张蒲团、一张小茶几,
泡一壶茶,慢慢饮,
度过满是温柔的 江南 慢时光。
美,而不语,顺便撩一撩日月星辰。

定的高铁是下午的,
提前和店长打招呼,约好了出租车,
可以直接开到门口,实在是方便。

停留在这里的48小时,
所有城市里堆砌的复杂情绪和想法,
一点点地被排空,
每一寸皮肤和毛孔都舒展了很多。
试想着每天叫醒你的不是对梦想和 成功 的执念,
而是窗外鸟儿和大自然的声音,
这无疑多么心满意足的一件事。

何为洒脱?无惧,闲行,独自吟。
可否具体?浮生,万物,皆可抛。
可否再具体?
红尘看淡,一刀两断。

一个人,最好的模样,
大概是平静一点。
坦然接受自己所有的弱点,
不再因为别人过得好而焦虑,
再没有人能看见你的时候依旧保持节奏,
这样走或许会很慢,
但会走的很坚实,
不用害怕一脚踩空,
也不用害怕走到别人的轨迹上。

所幸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诗歌,还有民谣,
还有一群远离人群,平静的浅吟低唱的人们,
它们们告诉我,只要心中有诗,
那就有着璀璨星空都比拟不了的纯洁,
行走在混凝土浇筑的繁华都市,
我依然可以用心等待和聆听花开的声音,
那一刻真的随着花瓣的张开,
是真的可以听到声音。

霜雪不集心头,群山有人等候

给48个小时画上一个句号。
也给下一个48小时,
一些期待和该有的规划。
其实,这48小时对于每个人来说,
都有着不同的意义,
不一定是旅行,
它应该有更多样的打开方式。
期待着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

坐在高铁上,橙子和小美玩自拍玩嗨了。
而我却在想象着,
在另一个时间和空间里,
我和你们经历着不同的人事,
亦真亦平淡,亦烈亦澎湃。

或许截然不同的故事里,
让我可以更加释怀此时此刻,
我们的狭路相逢。
仍旧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多的勇气和幸运,
把一段时间的终点和起点连接起来吧。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如果来生,擦肩而过,须修得百年。

山峰
2018年10月 
躺在南方秋天温柔的怀抱里

古堰画乡
  • 出发时间/2018-09-11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300RMB

心中若有桃花源,
何处不是水云间。

这是我本来想好的游记标题。
不过总觉得有点玄乎,
想来这个奔波忙碌的世界,
直接、清晰的表达来的更痛快,
于是这句话只能放在这里。
祥子说:5000字和80张照片,
写一篇短小精致的游记。
这和我的公众号一样的观点,
我说不写长文。
这一篇,就这个标准,
记录一个周末的48小时。

从 上海 出发,挑一处地方,
放下工作的忙碌疲惫,
放下都市的车水马龙和快节奏,
换一种方式,
享受一个不一样的周末时光。


我的标准 ——
小众,民宿,田园,质朴。
最终把目的地选在 丽水 。

“有这样一个地方,
一湾清澈的江水蜿蜒而过,
巨大的香 樟树 亭亭如盖,
这里躺着千年的古堰通济堰,
这里因“ 丽水 巴比松画派”而闻名,
松阴溪和瓯江在这里汇合蜿蜒,
汀洲沙渚,鱼翔浅底,
一幅 浙南 山水画卷自然天成——古堰画乡。

做48小时的设计师

先说说关于这篇游记的题目,
抛一个概念,把这个问题说透一些。
以前没觉得自己表达有问题。
直到遇到了一些人和事,
我才发现我人生面临一个重要问题——
辞不达意。

这篇游记,最重要的或者说其实我最想说的
并不在于介绍一个地方如何好玩儿,
更多的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概念——
48小时的概念。

48小时,是一个周末的时长,
意味着忙碌城市生活人,
最易于掌握的时间入口。
说白了,这48个小时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
每一个48小时如何度过,
每一年的52个48个小时如何去经营,
其实就意味着我们如何度一生。

以往逛商场,看电影,
赴一场饭局,约一顿小酒,
这些与周末划等号的生活体验,
已经在慢慢变得倦怠和无聊。
我们更需要寻求在有限的时间里,
更立体的收获感观碰撞,
引发内心感触,
获得人与人之间的高质量互动。

过去一年里你能记起的周末

这源于一位朋友叫雪霏,
有一天她在群里说,随机采访一下,
过往一年的周末,
你能马上不犹豫回忆起来的有多少个?
群里霎时间热闹起来。
小马驹说12个,凡是义诊的周末都记得。
san说,随机回答一下,0个。
六六发了两秒的语音,
但是打开却只能听到一些轻微的杂音,
好像是欲言又止。
羽南说,三四个,都是搞活动。
... ...

发现其实到了最后说0个的占了大多数,
我也在想着自己能回忆起来的周末,
重庆 , 苏州 , 合肥 , 南京 ,其实也是寥寥无几。
那么你呢?思考一下。
 

然后想起了在 日本 有个哥们,叫石田裕辅,
在95年的时候,骑行环游世界。
记得在他的一本书中写道: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坐在不足十平米的空间里,
看着书里九万五千里的绚丽。
又或是和我一样,
拥有一颗比九万五千里还聊广阔的心,
却坐在不足一平米的椅子上。

其实我是这样觉得的,
拥有半个月以上的假期,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在如今我们大部分人的工作生活状态中,
只能说可遇而不可求,很难做到。

所以对于很多上着班玩马蜂窝的小伙伴来说,
一些长途旅行,
除了羡慕嫉妒可能并不恨之外,
真正我们能抓住的是什么?

我最怀念某年,空气自由新鲜,
远山和炊烟,狗 和田 野,
我沉睡一天。

——韩寒

生活有无数种可能,
我反正不想每次只能过最单调的那一种,
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里,懂得忙里偷闲,
找寻到属于自己片刻的轻松和惬意,
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模样。
比如 ,周末的48小时怎么过?
这个是我们可以选择和掌握的。

忘掉王者农药、吃鸡、抖音
和排着长队的网红店,
过一个不刷朋友圈、不用开闹钟的周末,
甚至好好吃一顿饭。
或许现在阳光正好,未来可期。
一年52个周末的48小时,
其实每一个都是我们抽离日常,
与美好邂逅的时间片段,
每一个都蕴藏着旅行,
甚至生活,甚至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古堰画乡的48小时

那就打个样,分享一下我在这里的48小时。
从 上海 出发,
高铁的速度,让48小时变得选择更加多样。
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我们已经逃离到 丽水 。
出了火车站,我问橙子我们是打车还是坐公交。
橙子说必须公交车,
出站口正面对着的就是公交车站,方便得很。
上了车很舒服,坐在最后排的座位上,开着窗,
夕阳和晚风拂过,呼吸无比顺畅。

其实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这样的一个问题。
打出租车,无疑压缩时间,
可以让你更快的到达想去的地方。
如果距离不是很远,
选择步行则是最直接、最深入的开始接触。
而坐公交车,则是享受一种生活吧。
 

想起来朋友总说我拍的的城市,
感觉和它们生活的是两个地方。
我想这就是一个外乡人,
对于新地方的一种敏感吧。

大概做了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
到最后车上仅仅就剩下三四个人,
橙子开玩笑就说这三块钱的票太值了。
我想着这或许就是,
慢生活的最好理解和诠释。

这一个小时的路程,
不仅搞定了之前很纠结的住宿,
而且还拐来了此行另一个小伙伴关小美。
她要比我们晚到两个小时。
 


水淼山长大港头,千年过客空悠悠。
平川万里吴天阔,鸥鹭一行画满楼。

古堰画乡其实是两个村子,
堰头村和画乡村。
合在一起,才有了古堰画乡。

两个村落虽然只隔着瓯江,
但风格迥异,画乡村是我们到达的第一站。
公交车的站牌应该是大港头镇,
其实也可以选择坐其他车次到达堰头。

一路沿着指示牌的小路没走多远便到了江边,
远处是若隐若现的群山,
山不再高,有仙则名。
江水轻轻地拍打着鹅卵石铺成的堤岸,
一叶叶扁舟孤寂地泊在岸边。
那棵巨伞状撑开的古 樟树 ,
和那座斑驳的双荫亭,
勾勒出大港头这个名埠最为古旧风貌的画面,
从古渡口往西延伸着一条深入镇里的古街。
 


古街临水而建。
想是当年小镇最繁华的地方。
临街的杂货小店依次排列,
依稀能感受到这里人流、物流涌动的繁荣缩影。

古街基本靠水的一面都是木结构小楼,
在那些伸出水面的阁楼上,
推开窗子就可欣赏美丽的瓯江。

小楼之间有众多的小埠头,
它们从古街沿楼脚伸入江边,
与古渡口一起架设了瓯江通往古街的 通道 。
据说每一个小埠头,
在旺季的时候,
都会有着一批批画家和摄影师,
进行着如痴如醉的创作。
 

我们选择的民宿在堰头,
需要在古渡口坐摆渡船到达江的另一边。
荡漾在青山绿水间,
心情不自觉地变得特别的兴奋,
两岸的芦苇随风摇曳,
十分钟便到了堰头村。
我在想,
这条水路也算是古堰和画乡之间的点睛之笔。

堰头村在风景区 内江 流的上头,
不同于画乡中心景区人声鼎沸,
此处更加僻静。

古堰画乡风景的核心在于一条瓯江,
上头一处通济堰,有1500多年历史,
自千年前起,就蓄水疏道,
助下游百姓幸免于涝灾之中。
如今千年,
依旧是碧波如玉,清澈自在,
一丝都没有受时代变换而影响。
 

山外 | 画里 | 月下

在古堰画乡,体验一家民宿。

和橙子在公交车上,
就在不停的看着这里的一家家民宿,
当看到一家叫「驻·85」的民宿图片时,
橙子一下子就被整面的落地窗和窗前的榻榻米吸引了。
然后抓紧打电话联系,
店长告诉我们这间叫月下的房间,
今天已经被订出去了。
明天可以住,然后我们就说那就等一下去看看。

到了古堰村,走了一段路,
便找到了这家民宿,在古堰村的最里面。
走在村子里,或许是我们到达的比较晚,
又选择了一个并不是旺季的时刻,
石板路上一个游客都没有。
我打趣的跟橙子说,
我提前打了个电话,叫景区清场,
有明星过来拍旅行纪录片。

叩开了老榆木的大门,
立刻被周遭的布置感染到,
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味道。
 


这里怎么形容呢?
有一种突破时光的力量,
民宿就静立于通济堰之畔,
与对岸紧紧挨着水而生的树与 璧山 ,
温柔相望。

一楼是一个咖啡吧,向水一整面的落地窗,
不动声色地将瓯江的景色和这里融为一体,
它的气场就像它的水面一样平静,
舒服地撩拨,
让你无端生出更多源泉般的思绪,
在水纹里荡开。

有些景色只有眼睛能确认。
里面是轻工业风的装饰,但还是 平和 的,
像一位做皮具的斯文先生,
手上、皮围裙上沾上些粗粝的痕迹。
一杯茶或咖啡,塞两嘴蛋糕,
能在这里打发许多以前舍不得打发的时间。

一栋楼,仅仅有4个房间 ——
「云上」、「月下」、「画里」、「山外」。
 


橙子欢喜得很,
就说就这里吧。
橙子选择了「画里」,
我说你既然在画里,
那我叫山峰,自然就在「山外」吧,
山外青山楼外楼,
莫名的想起了那个叫小楼的哥们。

进屋子把东西放置好,
橙子便喊着我过去拍拍「画里」的景色。

「画里」让人眼前一亮的,
就是置于落地窗前的大浴缸。
很容易让人想到光着脚从白卵石地踩上去,
然后躺在浴缸里享受片刻的身心放松,
伸展双臂,重重地呼出浊气,
然后再神清气爽地穿着浴袍躺在躺椅上,
捧一杯热茶或咖啡,
看窗外云舒云卷、日升日落。
 

我住的这间「山外」,
不仅是名字默契的巧合,
两张两米的大床并合在一起,
更适合我伟岸的身材。

后来跟店长聊天,说起了房间的设计。
她说,以往闲适总被说成是
一个人体会的慢生活,
但是「山外」其实是想打造成更适合
家人、朋友们之间的房间。

其实并非是闲适只适合一个人,
而是比起动,
静的快乐更难以分享,
但闲适若能分享,
会获得一种心照不宣的幸福感,
和朋友、家人一起从喧躁的氛围中沉下来。
因此「山外」有两张大床,
朋友可以手足相抵地共眠。

「山外」房间更大一些,有一个小小的交心空间,
一张简单舒适的布艺沙发,
还有一个阳台,铺着木质的地板,
一张小茶几,仿佛凌空立于碧水之上。

站在阳台上
心底里的文艺莫名被打开了,
我在谈天你在笑,
水里 的鱼和对岸的树都听见了。
 

拍了几张照片,
店长敲门过来,问了我们鞋子的码数,
说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双千层底的布鞋,
而且还给我们送过来
一盘刚摘的橘子和苹果。

店长特意吩咐给我准备的洗漱袋里,
加上一套剃须用品,
估计是看到了我一脸络腮胡子的缘故吧。

因为刚才在村落里经过的时候,
看到很多店家都打烊了,
就问店长附近有没有可以吃饭的地方,
店长给我们介绍了一下,
说也可以到附近的一家土菜馆点好菜,
饭店可以把饭菜送到民宿一楼的咖啡厅吃。

我就在想,
民宿和酒店相比模式化的服务,
带给我感受更多的家人一般的关爱,
四时变幻,冷暖悉顾。

宜谦卑

在房间的床头,
摆着一个单向历。
还记得我的第一本单向历,
是玩嗡嗡的好友艾文送给我的。
很喜欢单向历的设计。

虽然没有市面上纷繁日历书的全能,
它更像一本典型的传统日历,
供你在每日一撕的同时做到“日有所思”,
还记得第一次打开它的时候,有个简单的介绍:
“既不劝慰、也懒得说教;
有时通达、有时可爱。
一本有灵魂的日历,会给时光以生命。”

而每天被手动撕去一页,
在这个什么都追求方便的时代里,
充满了仪式感。

我们入住的第一天,其实只有一个夜晚。
单向历上写着:

「 宜谦卑 」
在一个人的思想,
还没强大到能完全把握自己时,
就需要在精神上依托
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人。

当时就拿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贩暖。
 

然后,夜幕降临。
我去不远的土菜馆点好了菜,
要了一箱啤酒,等着小美的到来。

还是想说一段和小美的故事。
和小美认识就是在马蜂窝,
早就知道我们是老乡,
所以也不认生,格外的亲切。
我们第一次见应该是在首都机场,
她来 北京 。
很巧,当时正好下午去开一个会,
回忆散的早就说好去接她。
然后晚上带着牛牛,
去参加了她和另外几个蜂首俱乐部一起的小伙伴的晚餐。
她说要去胡大吃麻小,
我和她说那地方太火,
要去吃的话,一定要提前排队,
没想到她不到五点就过去占位置,
当时心里琢磨,真是个好姑娘。
那天晚上要开车,又是一个人带牛牛,
所以没喝酒,看着他们喝的不亦乐乎,
也就给之后相见的酒局埋下了伏笔。

后来第二次见就是在 沈阳 ,
她和兔美酱的分享会。
东北 的冬天并没有那么冷,
为了喝一顿欠下的酒,从 北京 动车回老家。
晚上我找了一个地道的烤肉馆子,
著名的“闷倒驴”老雪便成为了主角,
那一晚我们说了很多话,唱了很多歌,
喝了很多酒。

再次相见本来应该提早,
都是因为我最近这半年变故有点多,
答应了的旅行,
不得不到最后不了了之。
于是一直延续到这次相聚。
 


几个当地的河鲜小菜和一盘花生米,
我们从餐厅一直喝回到房间。
围坐在房间的角落,
橙子喝茶,我喝酒。
小美是边喝茶边喝酒。
后来两个女生聊开了,
那一晚作为一个完美的旁听者,
我领教了女生的共有的特异功能 ——
直觉。
她们彼此诉说着感情,分享着一些过往的事。

后来不自觉地,小美在剥着橘子皮,
像 陕西 人掰馍一样,
把一大块橘子皮掰成一块块碎片,
仿佛她指尖的暖色转为冰凉。
借着几分酒,说到动情处,
小美的眼睛里带着点点光芒。

听着两个姑娘的讲述,
我又想起了单向历上面的话。
其实,即使内心再强大的一个人,
也是需要心灵有所依托的,
人是一种群居动物,
它的社交属性是无法改变的,
这也是原始情感产生的根源。

这样的夜晚,找几个知心的朋友,
喝点酒,说些平时想说又不能说的苦楚,
这正是对自己、对生命、对时间最好的珍重。
或许只有此时此刻孤独的清醒,
可以让我清楚地想起一些往事,
也许并不堪回首也随风而去。

其实,喝酒是结束一天最好的方式。
 

夜晚,会让你想起什么呢?
我试过一个人坐在屋子里,
很久很久,一动不动,
看着阳光将窗子的影子拉的很长,
绚烂的颜色映在墙上,然后渐渐黯淡。
总觉得夜幕降下来,一切都会被放大,
仿佛身体随着光的消逝被吞噬,
连同皮囊里的灵魂一起。

人往往在闲的发慌的时候最矫情,也最脆弱,
在深渊挣扎的时候最坚强,最清醒,
或许深夜的情话永远别信,
多少人因为寂寞连自己都会骗,
告诉自己,
别在人前哭,也别在深夜做任何决定。
曼玉说了,在加一条,
别在喝醉酒的夜里发朋友圈,会后悔。

认真想了一下,喝酒的人是分两种的,
一种是真心爱喝酒的人,即使自己一个人,
即使并没有什么事也会喝上几杯。
一种是并不喜欢喝酒只是喜欢那种氛围的,
比如 我。
我觉得现在我得义正严辞地纠正一下,
其实大多数人也不一定都喜欢宿醉,
只是不想活的那么清醒罢了。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这当然是很理想的。
但我们凡人之间,
大部分是我有垃圾,你有桶吗?

好好吃一顿早饭


考虑到前一晚喝酒,
我们和管家约的早饭时间是九点半。
我起的还早,虽然下着小雨,
想着闲来无事便扛上相机,
好好融入古堰的每一寸泥土,看看这世外 桃源 。

可能是季节还没到,
瓯江并没有泛起她画册中的层层叠叠的雾,
但是站在岸边,飘来晨捕的渔舟,
吱呀吱呀的摇橹声由远及近,
船头带着满载而归的笑容满满的渔夫,
一切都很自然不做作,
让自己十分的惬意享受和放松。

古堰画乡,曾经有过日竞千帆的古代繁华,
如今千帆过后,洗尽铅华,从容而静谧,
山与水、人文与自然、历史与现实,
在这里交汇,
塑成了它的绝世而独立,淡妆不浓墨的怡情。
 

溜了一圈回到民宿,饿了。
有多久没有好好吃一顿早饭了呢?

记得看过这样一句话:
“生活的好,就意味着把食物放到它应有的位置上”。
我想我的解释就是:
好好吃,就是好好生活。
吃是生活里最重要的一件事。

上中学那会儿,学历史,总会有这样一种印象:
人类的每一次进步,都和吃息息相关,
每一次工业革命都在推动着吃不断变革。
但是当我们物质生活极大发展的今天,
我们却发现身在喧嚣的繁华都市中,
匆匆忙忙,所谓的吃饭,
渐渐成了只是为了解决饥饿,
而进行地进食活动。

想想家里的厨房又多久没好好用过,
有多久没有好好做一顿饭,
好好的喝杯酒,好好的不疾不徐的吃顿晚餐?
我知道,我们都很忙。
朝九晚五经常会变成朝五晚九,
开不完的会,加不完的班。
一天到晚忙不停,没时间好好吃饭。
是真的忙到没时间,
还是我们从头到尾的不在乎?

如果可以,
我希望我的生活可以放慢一点,
留点时间给自己,好好吃饭。
可能不是满汉全席,高档餐厅,
也没有温暖陪伴,但是开始好好吃饭,
就会感受到生活的美妙。
会发现许多从未留意过的小细节,
竟可以如此美好,
日子开始过的充实而有活力。

我想无论我们的脚步怎样匆忙,
总有一种味道,
以其独有的方式提醒我们,
认清明天的去向,
不忘昨日的来处。

这里的早餐无疑
是让你可以认真对待的。
一屉小笼包、一屉桂花糕、
一碗小面,一盘炒土鸡蛋,
一蛊白粥,几碟小菜 。

我是挺好葱油面这一口,
不油不腻、不会寡淡也不会重口,
一切都刚刚好,
据说选用的面料是 台湾 朋友代购而来,
口感好的一笔。
 

宜走神

11号,阴雨。
撕下昨天的那一页,单向历写着:

「 宜走神。」
在课堂上不管老师唠叨什么,
我都不会听,
我总是在笔记本上画着自己的理想国。

吃早餐的时候,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回到房间我就在三个人的临时群里,
发了条消息,
说下雨,我们上午索性在房间里吧。
看白鹭,看起伏的山雾,
看竹筏远去,看时间里的人。
安静到不像话,仿佛温柔儒雅,
把岁月化成一首歌,
留在一 方山 水里 。

嗯,三个人的群,
就叫山外画里和月下。

其实,要在48小时的时间里,
把一贯的节奏放慢,
就像旋转的陀螺有惯性一样,
是一个说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
就像我们拿起手机容易,
想要放下却没那么简单。

所以有些时候,
很多朋友在看到一些游记
或者朋友圈的照片和文字,
因此去奔赴某个民宿或旅行地,
却如隔雾般始终没能清晰,
感受到我所说的感觉。
 

之前,流行一句话:
旅行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
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
对个人而言,
重要的是短暂离开想离开的环境,
或者是前往想前往的风景,
说逃离言过其实,
但是美与舒适的享受,
能让一颗心重新立于尘土。

但是这种享受的节奏和感觉,
也是需要自我状态的调节,
在自己力量不足的时候,
一个好的氛围,
可以悄无声息起到很大作用。
所以选择一个更合适自己的民宿,
变得十分重要,
他可以从方方面面,
默默地帮助你进入放松的状态。
不仅是管家温暖 平和 的服务,
还是民宿整体自在的氛围。

我想这就是橙子内心的感悟吧,
从抬腿走进这间民宿起,
目之所及、肤之所感,
都像是细密的钩子,
从每一个毛孔里钩出的舒适感,
慢慢变慢、变平静、
变得灵感饱满。
 

午后,雨渐渐停了。
我便喊着一起去转转。
山不再高,水也不在深,
景致更是在我们心里的触觉。
小景依旧可以怡情。

我们顺着松阴溪旁的古街
一路走来看来,
古樟、古村落伴着潺潺溪流的声音,
不仅舒服,更蕴藏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
这里的清代古民居挑檐画栋,
显得古色古香,拐进一条小巷,
仿佛就是时光倒流回到从前。


橙子和小美说要去喝杯咖啡。
堰头村这边的商铺很少,
于是我让她俩先去坐船到画乡找找。

我一个人坐在通济堰旁的阁楼上,
全方位地看看这一脉的青山秀水,
时不时有一两只竹排从身边掠过,
蓝天白云倒影在一池的碧水中,
特别心旷神怡,
“横江三百丈,遥见石嶙峋。”

不自觉地发起呆。
想着自己已然从北方来到了 江南 。
这一次,真的离开了一个久居的地方,
并不会短暂。
从前我总是觉得,
人的心境是会随着环境变化的,
而现在,我慢慢明白,
无所谓环境,无所谓城市,
无所谓这里的风向气候,
它们统统只是情绪的载体。

每一个在这座城市里或过路或停留的人,
都付出了一些,都经历着一些,
然后在这里得到的温暖或冰凉的记忆,
算是交给这座城市的过路费,
充实了它的灵魂。
然后城市赋予了人有关于它们之间的故事,
就此产生了感情。

宜素颜

9月12日,宜素颜。
任它桃李争芬芳,不为繁华易素心。

素颜也和「月下」的佛系很搭。
终于,橙子和小美住进了
她们心心念之的「月下」。
花钱,月下。

「月下」巧妙地在窗前置了一处颇有氛围的榻榻米,
两张蒲团、一张小茶几,
泡一壶茶,慢慢饮,
度过满是温柔的 江南 慢时光。
美,而不语,顺便撩一撩日月星辰。

定的高铁是下午的,
提前和店长打招呼,约好了出租车,
可以直接开到门口,实在是方便。

停留在这里的48小时,
所有城市里堆砌的复杂情绪和想法,
一点点地被排空,
每一寸皮肤和毛孔都舒展了很多。
试想着每天叫醒你的不是对梦想和 成功 的执念,
而是窗外鸟儿和大自然的声音,
这无疑多么心满意足的一件事。

何为洒脱?无惧,闲行,独自吟。
可否具体?浮生,万物,皆可抛。
可否再具体?
红尘看淡,一刀两断。

一个人,最好的模样,
大概是平静一点。
坦然接受自己所有的弱点,
不再因为别人过得好而焦虑,
再没有人能看见你的时候依旧保持节奏,
这样走或许会很慢,
但会走的很坚实,
不用害怕一脚踩空,
也不用害怕走到别人的轨迹上。

所幸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诗歌,还有民谣,
还有一群远离人群,平静的浅吟低唱的人们,
它们们告诉我,只要心中有诗,
那就有着璀璨星空都比拟不了的纯洁,
行走在混凝土浇筑的繁华都市,
我依然可以用心等待和聆听花开的声音,
那一刻真的随着花瓣的张开,
是真的可以听到声音。

霜雪不集心头,群山有人等候

给48个小时画上一个句号。
也给下一个48小时,
一些期待和该有的规划。
其实,这48小时对于每个人来说,
都有着不同的意义,
不一定是旅行,
它应该有更多样的打开方式。
期待着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

坐在高铁上,橙子和小美玩自拍玩嗨了。
而我却在想象着,
在另一个时间和空间里,
我和你们经历着不同的人事,
亦真亦平淡,亦烈亦澎湃。

或许截然不同的故事里,
让我可以更加释怀此时此刻,
我们的狭路相逢。
仍旧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多的勇气和幸运,
把一段时间的终点和起点连接起来吧。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如果来生,擦肩而过,须修得百年。

山峰
2018年10月 
躺在南方秋天温柔的怀抱里

古堰画乡
  • 出发时间/2018-09-11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300RMB

心中若有桃花源,
何处不是水云间。

这是我本来想好的游记标题。
不过总觉得有点玄乎,
想来这个奔波忙碌的世界,
直接、清晰的表达来的更痛快,
于是这句话只能放在这里。
祥子说:5000字和80张照片,
写一篇短小精致的游记。
这和我的公众号一样的观点,
我说不写长文。
这一篇,就这个标准,
记录一个周末的48小时。

从 上海 出发,挑一处地方,
放下工作的忙碌疲惫,
放下都市的车水马龙和快节奏,
换一种方式,
享受一个不一样的周末时光。


我的标准 ——
小众,民宿,田园,质朴。
最终把目的地选在 丽水 。

“有这样一个地方,
一湾清澈的江水蜿蜒而过,
巨大的香 樟树 亭亭如盖,
这里躺着千年的古堰通济堰,
这里因“ 丽水 巴比松画派”而闻名,
松阴溪和瓯江在这里汇合蜿蜒,
汀洲沙渚,鱼翔浅底,
一幅 浙南 山水画卷自然天成——古堰画乡。

做48小时的设计师

先说说关于这篇游记的题目,
抛一个概念,把这个问题说透一些。
以前没觉得自己表达有问题。
直到遇到了一些人和事,
我才发现我人生面临一个重要问题——
辞不达意。

这篇游记,最重要的或者说其实我最想说的
并不在于介绍一个地方如何好玩儿,
更多的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概念——
48小时的概念。

48小时,是一个周末的时长,
意味着忙碌城市生活人,
最易于掌握的时间入口。
说白了,这48个小时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
每一个48小时如何度过,
每一年的52个48个小时如何去经营,
其实就意味着我们如何度一生。

以往逛商场,看电影,
赴一场饭局,约一顿小酒,
这些与周末划等号的生活体验,
已经在慢慢变得倦怠和无聊。
我们更需要寻求在有限的时间里,
更立体的收获感观碰撞,
引发内心感触,
获得人与人之间的高质量互动。

过去一年里你能记起的周末

这源于一位朋友叫雪霏,
有一天她在群里说,随机采访一下,
过往一年的周末,
你能马上不犹豫回忆起来的有多少个?
群里霎时间热闹起来。
小马驹说12个,凡是义诊的周末都记得。
san说,随机回答一下,0个。
六六发了两秒的语音,
但是打开却只能听到一些轻微的杂音,
好像是欲言又止。
羽南说,三四个,都是搞活动。
... ...

发现其实到了最后说0个的占了大多数,
我也在想着自己能回忆起来的周末,
重庆 , 苏州 , 合肥 , 南京 ,其实也是寥寥无几。
那么你呢?思考一下。
 

然后想起了在 日本 有个哥们,叫石田裕辅,
在95年的时候,骑行环游世界。
记得在他的一本书中写道: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坐在不足十平米的空间里,
看着书里九万五千里的绚丽。
又或是和我一样,
拥有一颗比九万五千里还聊广阔的心,
却坐在不足一平米的椅子上。

其实我是这样觉得的,
拥有半个月以上的假期,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在如今我们大部分人的工作生活状态中,
只能说可遇而不可求,很难做到。

所以对于很多上着班玩马蜂窝的小伙伴来说,
一些长途旅行,
除了羡慕嫉妒可能并不恨之外,
真正我们能抓住的是什么?

我最怀念某年,空气自由新鲜,
远山和炊烟,狗 和田 野,
我沉睡一天。

——韩寒

生活有无数种可能,
我反正不想每次只能过最单调的那一种,
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里,懂得忙里偷闲,
找寻到属于自己片刻的轻松和惬意,
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模样。
比如 ,周末的48小时怎么过?
这个是我们可以选择和掌握的。

忘掉王者农药、吃鸡、抖音
和排着长队的网红店,
过一个不刷朋友圈、不用开闹钟的周末,
甚至好好吃一顿饭。
或许现在阳光正好,未来可期。
一年52个周末的48小时,
其实每一个都是我们抽离日常,
与美好邂逅的时间片段,
每一个都蕴藏着旅行,
甚至生活,甚至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古堰画乡的48小时

那就打个样,分享一下我在这里的48小时。
从 上海 出发,
高铁的速度,让48小时变得选择更加多样。
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我们已经逃离到 丽水 。
出了火车站,我问橙子我们是打车还是坐公交。
橙子说必须公交车,
出站口正面对着的就是公交车站,方便得很。
上了车很舒服,坐在最后排的座位上,开着窗,
夕阳和晚风拂过,呼吸无比顺畅。

其实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这样的一个问题。
打出租车,无疑压缩时间,
可以让你更快的到达想去的地方。
如果距离不是很远,
选择步行则是最直接、最深入的开始接触。
而坐公交车,则是享受一种生活吧。
 

想起来朋友总说我拍的的城市,
感觉和它们生活的是两个地方。
我想这就是一个外乡人,
对于新地方的一种敏感吧。

大概做了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
到最后车上仅仅就剩下三四个人,
橙子开玩笑就说这三块钱的票太值了。
我想着这或许就是,
慢生活的最好理解和诠释。

这一个小时的路程,
不仅搞定了之前很纠结的住宿,
而且还拐来了此行另一个小伙伴关小美。
她要比我们晚到两个小时。
 


水淼山长大港头,千年过客空悠悠。
平川万里吴天阔,鸥鹭一行画满楼。

古堰画乡其实是两个村子,
堰头村和画乡村。
合在一起,才有了古堰画乡。

两个村落虽然只隔着瓯江,
但风格迥异,画乡村是我们到达的第一站。
公交车的站牌应该是大港头镇,
其实也可以选择坐其他车次到达堰头。

一路沿着指示牌的小路没走多远便到了江边,
远处是若隐若现的群山,
山不再高,有仙则名。
江水轻轻地拍打着鹅卵石铺成的堤岸,
一叶叶扁舟孤寂地泊在岸边。
那棵巨伞状撑开的古 樟树 ,
和那座斑驳的双荫亭,
勾勒出大港头这个名埠最为古旧风貌的画面,
从古渡口往西延伸着一条深入镇里的古街。
 


古街临水而建。
想是当年小镇最繁华的地方。
临街的杂货小店依次排列,
依稀能感受到这里人流、物流涌动的繁荣缩影。

古街基本靠水的一面都是木结构小楼,
在那些伸出水面的阁楼上,
推开窗子就可欣赏美丽的瓯江。

小楼之间有众多的小埠头,
它们从古街沿楼脚伸入江边,
与古渡口一起架设了瓯江通往古街的 通道 。
据说每一个小埠头,
在旺季的时候,
都会有着一批批画家和摄影师,
进行着如痴如醉的创作。
 

我们选择的民宿在堰头,
需要在古渡口坐摆渡船到达江的另一边。
荡漾在青山绿水间,
心情不自觉地变得特别的兴奋,
两岸的芦苇随风摇曳,
十分钟便到了堰头村。
我在想,
这条水路也算是古堰和画乡之间的点睛之笔。

堰头村在风景区 内江 流的上头,
不同于画乡中心景区人声鼎沸,
此处更加僻静。

古堰画乡风景的核心在于一条瓯江,
上头一处通济堰,有1500多年历史,
自千年前起,就蓄水疏道,
助下游百姓幸免于涝灾之中。
如今千年,
依旧是碧波如玉,清澈自在,
一丝都没有受时代变换而影响。
 

山外 | 画里 | 月下

在古堰画乡,体验一家民宿。

和橙子在公交车上,
就在不停的看着这里的一家家民宿,
当看到一家叫「驻·85」的民宿图片时,
橙子一下子就被整面的落地窗和窗前的榻榻米吸引了。
然后抓紧打电话联系,
店长告诉我们这间叫月下的房间,
今天已经被订出去了。
明天可以住,然后我们就说那就等一下去看看。

到了古堰村,走了一段路,
便找到了这家民宿,在古堰村的最里面。
走在村子里,或许是我们到达的比较晚,
又选择了一个并不是旺季的时刻,
石板路上一个游客都没有。
我打趣的跟橙子说,
我提前打了个电话,叫景区清场,
有明星过来拍旅行纪录片。

叩开了老榆木的大门,
立刻被周遭的布置感染到,
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味道。
 


这里怎么形容呢?
有一种突破时光的力量,
民宿就静立于通济堰之畔,
与对岸紧紧挨着水而生的树与 璧山 ,
温柔相望。

一楼是一个咖啡吧,向水一整面的落地窗,
不动声色地将瓯江的景色和这里融为一体,
它的气场就像它的水面一样平静,
舒服地撩拨,
让你无端生出更多源泉般的思绪,
在水纹里荡开。

有些景色只有眼睛能确认。
里面是轻工业风的装饰,但还是 平和 的,
像一位做皮具的斯文先生,
手上、皮围裙上沾上些粗粝的痕迹。
一杯茶或咖啡,塞两嘴蛋糕,
能在这里打发许多以前舍不得打发的时间。

一栋楼,仅仅有4个房间 ——
「云上」、「月下」、「画里」、「山外」。
 


橙子欢喜得很,
就说就这里吧。
橙子选择了「画里」,
我说你既然在画里,
那我叫山峰,自然就在「山外」吧,
山外青山楼外楼,
莫名的想起了那个叫小楼的哥们。

进屋子把东西放置好,
橙子便喊着我过去拍拍「画里」的景色。

「画里」让人眼前一亮的,
就是置于落地窗前的大浴缸。
很容易让人想到光着脚从白卵石地踩上去,
然后躺在浴缸里享受片刻的身心放松,
伸展双臂,重重地呼出浊气,
然后再神清气爽地穿着浴袍躺在躺椅上,
捧一杯热茶或咖啡,
看窗外云舒云卷、日升日落。
 

我住的这间「山外」,
不仅是名字默契的巧合,
两张两米的大床并合在一起,
更适合我伟岸的身材。

后来跟店长聊天,说起了房间的设计。
她说,以往闲适总被说成是
一个人体会的慢生活,
但是「山外」其实是想打造成更适合
家人、朋友们之间的房间。

其实并非是闲适只适合一个人,
而是比起动,
静的快乐更难以分享,
但闲适若能分享,
会获得一种心照不宣的幸福感,
和朋友、家人一起从喧躁的氛围中沉下来。
因此「山外」有两张大床,
朋友可以手足相抵地共眠。

「山外」房间更大一些,有一个小小的交心空间,
一张简单舒适的布艺沙发,
还有一个阳台,铺着木质的地板,
一张小茶几,仿佛凌空立于碧水之上。

站在阳台上
心底里的文艺莫名被打开了,
我在谈天你在笑,
水里 的鱼和对岸的树都听见了。
 

拍了几张照片,
店长敲门过来,问了我们鞋子的码数,
说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双千层底的布鞋,
而且还给我们送过来
一盘刚摘的橘子和苹果。

店长特意吩咐给我准备的洗漱袋里,
加上一套剃须用品,
估计是看到了我一脸络腮胡子的缘故吧。

因为刚才在村落里经过的时候,
看到很多店家都打烊了,
就问店长附近有没有可以吃饭的地方,
店长给我们介绍了一下,
说也可以到附近的一家土菜馆点好菜,
饭店可以把饭菜送到民宿一楼的咖啡厅吃。

我就在想,
民宿和酒店相比模式化的服务,
带给我感受更多的家人一般的关爱,
四时变幻,冷暖悉顾。

宜谦卑

在房间的床头,
摆着一个单向历。
还记得我的第一本单向历,
是玩嗡嗡的好友艾文送给我的。
很喜欢单向历的设计。

虽然没有市面上纷繁日历书的全能,
它更像一本典型的传统日历,
供你在每日一撕的同时做到“日有所思”,
还记得第一次打开它的时候,有个简单的介绍:
“既不劝慰、也懒得说教;
有时通达、有时可爱。
一本有灵魂的日历,会给时光以生命。”

而每天被手动撕去一页,
在这个什么都追求方便的时代里,
充满了仪式感。

我们入住的第一天,其实只有一个夜晚。
单向历上写着:

「 宜谦卑 」
在一个人的思想,
还没强大到能完全把握自己时,
就需要在精神上依托
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人。

当时就拿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贩暖。
 

然后,夜幕降临。
我去不远的土菜馆点好了菜,
要了一箱啤酒,等着小美的到来。

还是想说一段和小美的故事。
和小美认识就是在马蜂窝,
早就知道我们是老乡,
所以也不认生,格外的亲切。
我们第一次见应该是在首都机场,
她来 北京 。
很巧,当时正好下午去开一个会,
回忆散的早就说好去接她。
然后晚上带着牛牛,
去参加了她和另外几个蜂首俱乐部一起的小伙伴的晚餐。
她说要去胡大吃麻小,
我和她说那地方太火,
要去吃的话,一定要提前排队,
没想到她不到五点就过去占位置,
当时心里琢磨,真是个好姑娘。
那天晚上要开车,又是一个人带牛牛,
所以没喝酒,看着他们喝的不亦乐乎,
也就给之后相见的酒局埋下了伏笔。

后来第二次见就是在 沈阳 ,
她和兔美酱的分享会。
东北 的冬天并没有那么冷,
为了喝一顿欠下的酒,从 北京 动车回老家。
晚上我找了一个地道的烤肉馆子,
著名的“闷倒驴”老雪便成为了主角,
那一晚我们说了很多话,唱了很多歌,
喝了很多酒。

再次相见本来应该提早,
都是因为我最近这半年变故有点多,
答应了的旅行,
不得不到最后不了了之。
于是一直延续到这次相聚。
 


几个当地的河鲜小菜和一盘花生米,
我们从餐厅一直喝回到房间。
围坐在房间的角落,
橙子喝茶,我喝酒。
小美是边喝茶边喝酒。
后来两个女生聊开了,
那一晚作为一个完美的旁听者,
我领教了女生的共有的特异功能 ——
直觉。
她们彼此诉说着感情,分享着一些过往的事。

后来不自觉地,小美在剥着橘子皮,
像 陕西 人掰馍一样,
把一大块橘子皮掰成一块块碎片,
仿佛她指尖的暖色转为冰凉。
借着几分酒,说到动情处,
小美的眼睛里带着点点光芒。

听着两个姑娘的讲述,
我又想起了单向历上面的话。
其实,即使内心再强大的一个人,
也是需要心灵有所依托的,
人是一种群居动物,
它的社交属性是无法改变的,
这也是原始情感产生的根源。

这样的夜晚,找几个知心的朋友,
喝点酒,说些平时想说又不能说的苦楚,
这正是对自己、对生命、对时间最好的珍重。
或许只有此时此刻孤独的清醒,
可以让我清楚地想起一些往事,
也许并不堪回首也随风而去。

其实,喝酒是结束一天最好的方式。
 

夜晚,会让你想起什么呢?
我试过一个人坐在屋子里,
很久很久,一动不动,
看着阳光将窗子的影子拉的很长,
绚烂的颜色映在墙上,然后渐渐黯淡。
总觉得夜幕降下来,一切都会被放大,
仿佛身体随着光的消逝被吞噬,
连同皮囊里的灵魂一起。

人往往在闲的发慌的时候最矫情,也最脆弱,
在深渊挣扎的时候最坚强,最清醒,
或许深夜的情话永远别信,
多少人因为寂寞连自己都会骗,
告诉自己,
别在人前哭,也别在深夜做任何决定。
曼玉说了,在加一条,
别在喝醉酒的夜里发朋友圈,会后悔。

认真想了一下,喝酒的人是分两种的,
一种是真心爱喝酒的人,即使自己一个人,
即使并没有什么事也会喝上几杯。
一种是并不喜欢喝酒只是喜欢那种氛围的,
比如 我。
我觉得现在我得义正严辞地纠正一下,
其实大多数人也不一定都喜欢宿醉,
只是不想活的那么清醒罢了。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这当然是很理想的。
但我们凡人之间,
大部分是我有垃圾,你有桶吗?

好好吃一顿早饭


考虑到前一晚喝酒,
我们和管家约的早饭时间是九点半。
我起的还早,虽然下着小雨,
想着闲来无事便扛上相机,
好好融入古堰的每一寸泥土,看看这世外 桃源 。

可能是季节还没到,
瓯江并没有泛起她画册中的层层叠叠的雾,
但是站在岸边,飘来晨捕的渔舟,
吱呀吱呀的摇橹声由远及近,
船头带着满载而归的笑容满满的渔夫,
一切都很自然不做作,
让自己十分的惬意享受和放松。

古堰画乡,曾经有过日竞千帆的古代繁华,
如今千帆过后,洗尽铅华,从容而静谧,
山与水、人文与自然、历史与现实,
在这里交汇,
塑成了它的绝世而独立,淡妆不浓墨的怡情。
 

溜了一圈回到民宿,饿了。
有多久没有好好吃一顿早饭了呢?

记得看过这样一句话:
“生活的好,就意味着把食物放到它应有的位置上”。
我想我的解释就是:
好好吃,就是好好生活。
吃是生活里最重要的一件事。

上中学那会儿,学历史,总会有这样一种印象:
人类的每一次进步,都和吃息息相关,
每一次工业革命都在推动着吃不断变革。
但是当我们物质生活极大发展的今天,
我们却发现身在喧嚣的繁华都市中,
匆匆忙忙,所谓的吃饭,
渐渐成了只是为了解决饥饿,
而进行地进食活动。

想想家里的厨房又多久没好好用过,
有多久没有好好做一顿饭,
好好的喝杯酒,好好的不疾不徐的吃顿晚餐?
我知道,我们都很忙。
朝九晚五经常会变成朝五晚九,
开不完的会,加不完的班。
一天到晚忙不停,没时间好好吃饭。
是真的忙到没时间,
还是我们从头到尾的不在乎?

如果可以,
我希望我的生活可以放慢一点,
留点时间给自己,好好吃饭。
可能不是满汉全席,高档餐厅,
也没有温暖陪伴,但是开始好好吃饭,
就会感受到生活的美妙。
会发现许多从未留意过的小细节,
竟可以如此美好,
日子开始过的充实而有活力。

我想无论我们的脚步怎样匆忙,
总有一种味道,
以其独有的方式提醒我们,
认清明天的去向,
不忘昨日的来处。

这里的早餐无疑
是让你可以认真对待的。
一屉小笼包、一屉桂花糕、
一碗小面,一盘炒土鸡蛋,
一蛊白粥,几碟小菜 。

我是挺好葱油面这一口,
不油不腻、不会寡淡也不会重口,
一切都刚刚好,
据说选用的面料是 台湾 朋友代购而来,
口感好的一笔。
 

宜走神

11号,阴雨。
撕下昨天的那一页,单向历写着:

「 宜走神。」
在课堂上不管老师唠叨什么,
我都不会听,
我总是在笔记本上画着自己的理想国。

吃早餐的时候,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回到房间我就在三个人的临时群里,
发了条消息,
说下雨,我们上午索性在房间里吧。
看白鹭,看起伏的山雾,
看竹筏远去,看时间里的人。
安静到不像话,仿佛温柔儒雅,
把岁月化成一首歌,
留在一 方山 水里 。

嗯,三个人的群,
就叫山外画里和月下。

其实,要在48小时的时间里,
把一贯的节奏放慢,
就像旋转的陀螺有惯性一样,
是一个说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
就像我们拿起手机容易,
想要放下却没那么简单。

所以有些时候,
很多朋友在看到一些游记
或者朋友圈的照片和文字,
因此去奔赴某个民宿或旅行地,
却如隔雾般始终没能清晰,
感受到我所说的感觉。
 

之前,流行一句话:
旅行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
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
对个人而言,
重要的是短暂离开想离开的环境,
或者是前往想前往的风景,
说逃离言过其实,
但是美与舒适的享受,
能让一颗心重新立于尘土。

但是这种享受的节奏和感觉,
也是需要自我状态的调节,
在自己力量不足的时候,
一个好的氛围,
可以悄无声息起到很大作用。
所以选择一个更合适自己的民宿,
变得十分重要,
他可以从方方面面,
默默地帮助你进入放松的状态。
不仅是管家温暖 平和 的服务,
还是民宿整体自在的氛围。

我想这就是橙子内心的感悟吧,
从抬腿走进这间民宿起,
目之所及、肤之所感,
都像是细密的钩子,
从每一个毛孔里钩出的舒适感,
慢慢变慢、变平静、
变得灵感饱满。
 

午后,雨渐渐停了。
我便喊着一起去转转。
山不再高,水也不在深,
景致更是在我们心里的触觉。
小景依旧可以怡情。

我们顺着松阴溪旁的古街
一路走来看来,
古樟、古村落伴着潺潺溪流的声音,
不仅舒服,更蕴藏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
这里的清代古民居挑檐画栋,
显得古色古香,拐进一条小巷,
仿佛就是时光倒流回到从前。


橙子和小美说要去喝杯咖啡。
堰头村这边的商铺很少,
于是我让她俩先去坐船到画乡找找。

我一个人坐在通济堰旁的阁楼上,
全方位地看看这一脉的青山秀水,
时不时有一两只竹排从身边掠过,
蓝天白云倒影在一池的碧水中,
特别心旷神怡,
“横江三百丈,遥见石嶙峋。”

不自觉地发起呆。
想着自己已然从北方来到了 江南 。
这一次,真的离开了一个久居的地方,
并不会短暂。
从前我总是觉得,
人的心境是会随着环境变化的,
而现在,我慢慢明白,
无所谓环境,无所谓城市,
无所谓这里的风向气候,
它们统统只是情绪的载体。

每一个在这座城市里或过路或停留的人,
都付出了一些,都经历着一些,
然后在这里得到的温暖或冰凉的记忆,
算是交给这座城市的过路费,
充实了它的灵魂。
然后城市赋予了人有关于它们之间的故事,
就此产生了感情。

宜素颜

9月12日,宜素颜。
任它桃李争芬芳,不为繁华易素心。

素颜也和「月下」的佛系很搭。
终于,橙子和小美住进了
她们心心念之的「月下」。
花钱,月下。

「月下」巧妙地在窗前置了一处颇有氛围的榻榻米,
两张蒲团、一张小茶几,
泡一壶茶,慢慢饮,
度过满是温柔的 江南 慢时光。
美,而不语,顺便撩一撩日月星辰。

定的高铁是下午的,
提前和店长打招呼,约好了出租车,
可以直接开到门口,实在是方便。

停留在这里的48小时,
所有城市里堆砌的复杂情绪和想法,
一点点地被排空,
每一寸皮肤和毛孔都舒展了很多。
试想着每天叫醒你的不是对梦想和 成功 的执念,
而是窗外鸟儿和大自然的声音,
这无疑多么心满意足的一件事。

何为洒脱?无惧,闲行,独自吟。
可否具体?浮生,万物,皆可抛。
可否再具体?
红尘看淡,一刀两断。

一个人,最好的模样,
大概是平静一点。
坦然接受自己所有的弱点,
不再因为别人过得好而焦虑,
再没有人能看见你的时候依旧保持节奏,
这样走或许会很慢,
但会走的很坚实,
不用害怕一脚踩空,
也不用害怕走到别人的轨迹上。

所幸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诗歌,还有民谣,
还有一群远离人群,平静的浅吟低唱的人们,
它们们告诉我,只要心中有诗,
那就有着璀璨星空都比拟不了的纯洁,
行走在混凝土浇筑的繁华都市,
我依然可以用心等待和聆听花开的声音,
那一刻真的随着花瓣的张开,
是真的可以听到声音。

霜雪不集心头,群山有人等候

给48个小时画上一个句号。
也给下一个48小时,
一些期待和该有的规划。
其实,这48小时对于每个人来说,
都有着不同的意义,
不一定是旅行,
它应该有更多样的打开方式。
期待着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

坐在高铁上,橙子和小美玩自拍玩嗨了。
而我却在想象着,
在另一个时间和空间里,
我和你们经历着不同的人事,
亦真亦平淡,亦烈亦澎湃。

或许截然不同的故事里,
让我可以更加释怀此时此刻,
我们的狭路相逢。
仍旧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多的勇气和幸运,
把一段时间的终点和起点连接起来吧。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如果来生,擦肩而过,须修得百年。

山峰
2018年10月 
躺在南方秋天温柔的怀抱里

 

声明:本站所刊新闻来自于网络及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对文章观点有异议或持有反对意见,请及时联系本站管理员处理。